【焦點】公益訴訟罰1億污染企業警醒痛定思痛投2億換來環保專利53

发布日期:2019-11-02 21:28   来源:未知   阅读:

  近2億元,這是內蒙古阜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阜豐公司)先后用於環保技術改造升級的投入。

  因為這項技術改造升級,阜豐公司攻克了生物發酵類企業異味污染的行業難題,獲得了國家環保專利,成為全國同行業中率先解決此類問題的企業。533522.com

  不過,在此之前,阜豐公司還是一家屢被舉報的污染企業。自2009年投產以來,阜豐公司因大氣污染治理設施不健全導致惡臭氣體大量排放,影響空氣環境質量及城區居民生活。隨著呼和浩特市城區范圍的不斷擴大,受惡臭氣體影響的居民范圍越來越大。阜豐公司排放惡臭氣體,先后成為中央環保督察及“回頭看”期間的重點反映問題。

  “這氣味兒就像粘在身上的膏藥!什麼時候能夠解決掉?”近幾年,針對阜豐公司排放惡臭氣體,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南部城區居民的舉報漸多。

  2018年3月,呼和浩特市檢察院應邀到市生態環境局(原市環境保護局)開會,針對阜豐公司惡臭氣體排放的投訴商量解決辦法。

  實際上,阜豐公司這一問題早在2016年中央環保督察組督察內蒙古時就有反映。2018年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時,又將阜豐公司氣體污染列為重點。

  會上,呼和浩特市檢察院第八檢察部主任白靜與新調任阜豐公司的總經理李學朋初次會面。

  李學朋一臉焦慮:“我們的環保沒問題,在氣味處理上,我們用的是世界上最先進的等離子技術。”

  2018年3月,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正式立案。通過實地調查、調取企業環評報告以及環保局監測記錄、行政處罰情況等方式,檢察院確定阜豐公司違反《大氣污染防治法》排放惡臭氣體,影響大氣環境質量,對城區居民生活造成嚴重影響。

  關於環境損害賠償數額,呼和浩特市環境保護局協助出具了《關於內蒙古阜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賠償額核算的建議》。根據虛擬成本治理計算方式,確定阜豐公司應當承擔的環境損害賠償額為1.0560億元。

  經依法公告后,檢察機關於2018年7月16日,向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請求判令被告阜豐公司停止侵害、消除環境損害危險,還要承擔對已造成的環境污染進行修復治理的費用共計1.0560億元。

  面對起訴,李學朋急了:“為什麼要起訴我們?”對於阜豐集團這一上市公司而言,這一起訴無疑是一記“重拳”。

  阜豐公司是內蒙古重點培育建設的大型骨干企業。該公司以味精和黃原膠為主導產品,年均收購玉米150余萬噸,企業投產當年就拉動當地玉米價格上漲了近20%。企業有員工5000多人,80%都是本地人,“靠阜豐吃飯”成為當地農民的形象說法。

  然而,另一事實是,近年來隨著城區范圍不斷擴大,受阜豐公司異味污染影響的居民范圍不斷加大,居民投訴逐年增多。

  呼和浩特市檢察院在調查時得知,對於阜豐這類生物發酵類企業來說,徹底的異味治理目前還是一個行業難題,終端治理措施通常是減產、限產、停產。

  “檢察公益訴訟工作就是要強化對公益的司法保護,誰侵害、誰賠償。”白靜表示,“但如何實現案件辦理的雙贏多贏共贏,既保護公共利益,又維護企業利益,還要不影響企業職工、周邊農民的飯碗,我們壓力很大。”

  辦案期間,呼和浩特市檢察院與環保部門、阜豐公司進行多次溝通並表示,檢察建議不是空頭支票,檢察機關與行政機關、企業絕不是對立關系,辦理案件的初心在於共同發力,制止惡臭氣體的排放,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

  充分釋法說理后,阜豐公司對於檢察公益訴訟工作有了更深的認識。“檢察機關的公益訴訟工作並不是要‘整倒’我們。”李學朋意識到,“當前的環保形勢下,對企業來講,能不能解決氣味污染,是生存還是毀滅的問題。”

  面對檢察機關介入與限制生產的雙重壓力,阜豐集團總部作出決定:“不計投入,全力解決異味排放問題。”

  有了集團的全力支持,李學朋帶領攻堅團隊,啟用了本集團的科研站,並先后與6家科研院所合作,開始了艱苦的實驗。

  最終,團隊創新性地通過高溫焚燒技術治理惡臭氣體排放,使異味去除率達到98%。該技術獲得了國家專利,阜豐公司也成為全國同行業中率先解決此類問題的企業。

  惡臭氣體排放問題解決了,訴訟目的已經實現。市檢察院與阜豐公司達成訴前和解,約定認可阜豐公司在案件起訴后已投入的環境治理資金,阜豐公司隻需支付剩余修復費用4000萬元,並確保不再產生大氣污染問題。和解協議簽訂后,阜豐公司足額繳納了修復費用。

  不被起訴了,但阜豐公司的煙氣改造沒有止步。今年以來,阜豐公司又相繼投入近1億元用於技術全面升級。與此同時,阜豐集團在各地的分公司全面推廣了這項技術,曾經的“被動改造”變成了現在的“主動預防”。

  回顧辦案過程,呼和浩特市檢察院有關負責人坦言,大氣污染類民事公益訴訟案件存在証據固定難、損害評估難、修復治理難等問題。在辦理該案時,檢察院依托專家論証及生態環境部門的協助配合,成功解決了這一難題。

  “檢察機關與企業並不是對立關系。檢察機關通過公益訴訟的手段,督促污染企業承擔環境污染治理主體責任,促進企業進行環保技術改造升級,從源頭上解決行業難題,實現了生態效益與經濟效益的共贏。”該負責人說。(李玉波)

  除了紀委,這些單位也有權進行問責說到問責,很多人第一反應就會想:“這是紀委的事兒”。然而,問責真就只是紀委的事兒嗎?當然不是!…【詳細】

  2020年考研今起預報名 這些信息考生要注意對廣大考生而言,網上報名是參加考研的起始點。那麼,為何要在正式報名前設置預報名、二者有何區別?在填報報名信息時,考生又該注意些什麼?…【詳細】· 6hc.hk山东质量好的效棉皮棉清理机www.55059.com人民网点赞CEFR英语能力评